可以说叶潇现在的举动比当初揍石元龙还要夸张

 
    “你叫我们去,我们就去,你当你是谁……”就在这个时候,叶潇站了起来,淡淡说道。
 
    他虽然不知道萧峰的身份,但从他的言行举止也大概知道他不是普通世家的子弟,可是这样一个平日桀骜不羁的家伙,在面对这个男子的时候,却也不得不收起自己的傲气,低声下气的解释,那么只能够说明这家伙的后台更强大。
 
    至少是萧峰不能够轻易得罪的,他和萧峰虽然认识不到一个月,但几个人算是臭味相投,已经算得上朋友,既然是朋友,那么自然不能够让朋友为难。
 
    “你是哪根葱,我是在和你说话吗?”冷冽扫了一眼叶潇,发现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面孔,当下冷哼了一声。
 
    作为京都市市委书记的市长的儿子,已经是站在最顶级纨绔圈的存在,哪些人不能够招惹的,他可是全都认识的,没办法,在京都这个卧虎藏龙的地方,不认识清楚怎行,万一哪天不小心撞到铁板了,受伤的可不仅仅是自己呢,搞不好连自己的老爸都要牵连进去。
 
    至于眼前的这些人,出了一个萧峰勉强上的了台面外,其他的人他哪里放在眼里。
 
    “我又是在和你说话吗?我刚才不过是在教训一条狗而已……”叶潇同样冷笑了一声。
 
    此话一出,在场好几个人的脸色都变了,特别是萧峰,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冷冽是个什么样的人,也知道他有着怎样的手段,虽说对叶潇的身份充满了好奇,可是这里毕竟是京都啊,而冷冽的老爹可是京都市的市长啊,这在古代可相当于九门提督了,这样的重要职位岂是一般人能够招惹的?
 
    叶潇所说的这句话可是将人往死里得罪啊……
 
    想要出来打个圆场,可是冷冽整个人已经怒了。
 
    “萧峰,这个家伙是谁?”冷冽的身体急速的抖动着,刚才下车的时候他正好看到了站在窗口的欧阳倩倩,然后在四楼包厢就和其他的几个公子哥吹嘘,自己看到了一个美妞,之后过来本以为以自己的身份,要带走一个小妞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当他看到萧峰的时候更是觉得易如反掌,可是谁知道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拳打衙内
 
    “砰……”的一声巨响,叶潇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冷冽的鼻子上,平日里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冷冽如何经得起叶潇的一拳,当场就听到了鼻梁骨碎裂的声音,两道血流更是喷射而出,在他的脸上绽放出了一朵鲜艳的血花。【.】
 
    而他的身体更是被轰得朝后倒去,重重的落在地上。
 
    全场唰的一下变的寂静一片,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他真的敢动手啊,他竟然真的动手了啊。
 
    京都市市长的公子,对方可是京都市市长的公子,这可是能够进入整个京都纨绔圈最顶级的存在啊。
 
    他竟然就这样一拳给打了,而且还是一拳打碎了别人的鼻梁骨,难道他不知道这会引发的后果吗?
 
    多少年后,萧峰曾问叶潇,你打架的时候为什么会喜欢揍人的鼻子,叶潇曾回答:“鼻子比较脆弱,打起来自己的拳头不会痛……”
 
    这样的一句回答让那时的萧峰纳闷了许久,你打架已经这么厉害了,打对方的鼻子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的拳头痛,这也那个了吧?
 
    当然,这是后话,可是现在已经知道叶潇喜欢揍人的鼻梁骨,但即便是你揍人的鼻梁骨也不能够随便乱揍啊,这一位可是京都市市长的公子呢。
 
    你这样揍了他,会善罢甘休?
 
    以他的能量,不要说找人揍你一顿,就算是让你直接人间蒸发,也不是不可能啊。
 
    就算你身后有着强大的背景,就算你能够在军训的时候殴打教官再安然无恙的走出来,可是这里毕竟是京都啊,在京都的地盘,殴打的了京都市市长的儿子,这和在主人家打了主人有什么区别?
 
    人家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对方本身就是一条地头龙啊。
 
    这么做岂不是找死么?
 
    是的,找死,包括萧峰在内,此时都有着这样的想法。
 
    原本还希望叶潇能够教训下这个家伙的欧阳倩倩在听到萧峰说这是京都市市长公子的时候已经想要劝住叶潇了,在京都长大的她可是深深的明白,京都市市长所掌握的权力。
 
    别看京都官员无数,高官同样多如牛毛,比京都市市长职位高的官员大有人在,可是若是论起权力来,能够比市长更大的又有多少。
 
    最重要的一点,京都乃是皇城,乃是国之重地,能够坐上京都市市长的位置,背后怎可能没有强大的后台?
 
    打了一个冷冽不要紧,可是这样一来,也许得罪的就是某个庞大的政治团体,即便是那些地位比冷冽高的衙内们,也不会这样得罪冷冽啊。
 
    这绝对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可是叶潇你怎么就做了呢?就算你的背后也有强大的后台,但这么做,也完全没有必要啊。
 
    黄玲瑶的小心肝已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机会见到京都乃至华夏国最顶端的纨绔公子,更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公子哥会被叶潇给揍一顿。
 
    太刺激了,太刺激了,刺激的同时,她的那一双眸子紧紧的锁在叶潇的身上,她真的很好奇,叶潇到底有着怎样的后台,让他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动手揍人。
 
    至于大胖和陈淡殇,此时已经完全吓傻了,可以说叶潇现在的举动,比当初揍石元龙还要夸张很多。
 
    冷冽的身份,可绝对不是石元龙能够比拟的。
 
    只有谭笑笑露出了一丝苦笑,果然和自己所料的一样,这世上真的就没有他会怕的人或者东西。
 
    至于冷冽,在短暂的疼痛之后已经回过神来,回过神来之后,又是彻底的惊愣,这个家伙他竟然敢动手打自己?而且还打得如此狠?
 
    他不想活了不是?从小到大,除了自己的老爹打过自己一次外,就从来没有人动手打过自己,即便是那些身份远远比自己高的公子哥,也没有人打过自己,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家伙,竟然敢动手打自己?
 
    心中的惊讶和愤怒甚至盖过了鼻子上传来的疼痛,一时之间,他竟然傻乎乎的坐在地上,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足足过去了好几十秒,冷冽才彻底的回过神来,当下先是发出了一声惨嚎,然后整个人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
 
    “你会死的,我告诉你,你一定会死的,你绝对会死的……”冷冽几乎是嘶吼着。
 
    面对冷冽的嘶吼,叶潇只是冷笑了一声,丝毫没有放在眼中。
 
    他可是连林无情的未婚妻都敢抢的人,还会怕你一个小小的京都市市长公子哥?
 
    在京都,还有谁敢说比林无情更牛么?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